身过岭来如再世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余冗:

“他那天 说我眼睛很会笑
那十秒 灵魂大概已卖掉
却换来 眉头额角桃花倒插着
命书 全逆转了
一笑 留痕其实太深 来年 由爱 变做恨
裂缝 从眉目裂向心 面色转暗 两颊下陷
祈旧爱连累半生 若我敢 再次试试密运
就越笑越见疤痕 留了提示 谁是 极不幸
已不记得 那些 坏恋人
何以苦泪 竟将这一脸 愁容划深
快乐再光临 可惜我 没能力重生
命运已乱了 如何笑 怕惊动面上 余震
遇过 无数个某君
段段缘份擦身 段段犹似利刃
刀峰过 至发觉我身
又或是我心 十万道血痕”

为苏队点播一首破相
庆贺我心十万道血痕

人来人往里她偏头一笑
桃花倒插 命途全逆转了
十万伏特电流
落下十万道疤痕

毕竟他们之间 隔着四万万未沦陷人心

评论

热度(33)

  1. 身过岭来如再世余冗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