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过岭来如再世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mockmockmock:

闻言明楼又望了一眼明诚,后者的神情很平静,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轻松的,但这种平静和轻松并没有任何轻佻的意味。发现明楼在看着自己后,明诚笑笑:“我们家不按常理出牌的事也不差这一件了。我挺喜欢于曼丽的。”


明楼下意识地问:“为什么?”


明诚假装思考了一下:“她长得漂亮。”


然后,他还挺得意地眨了眨眼。


明楼被这个理由弄得没了脾气,又没法发作,只好顺着他的话瞎扯:“哦,我算是知道原因了。”


“什么?”明诚咽下一口面,看他一眼。


明楼故意晾了他三秒,这才慢悠悠地说:“你为什么喜欢我。”


“谁说我喜欢你了?“这下明诚真的瞪他了。


一点也不凶的那种。




太腻歪了,我写不下去了……太虐狗了,太OOC了……我还是新开个时间线吧。等会儿删。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