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过岭来如再世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短信体番外】遇见

倒计时:

短信体本来就是送给七七 @moirae007 的礼物,今天终于艾特到她本人了……这篇番外写得很匆忙,是昨晚喝了点红酒一口气写完的,但七七说还不错,我也懒得改,就这么发吧。


不过其实本番外也想送给 @听说橙花花会飞呀 的,谢谢她的精彩长评,希望这个结局能治愈她。


前文请戳tag,本篇BGM:孙燕姿,《遇见》


-----------------------------


“阴天 傍晚 车窗外


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 向右 向前看


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这首歌不过三五分钟功夫,很快就能唱完。我趁着队里这群人还在鼓掌欢呼,借着去洗手间从包厢里溜走了。


我不喜欢在KTV里点唱这首歌。但偏偏小王听见我单曲重放这首“老歌”,非要点来让我唱。毕竟大家是来庆祝我新入职,我也不好拒绝。


酒店里太吵了。我走到门外,在花园的小亭子里点起一根烟。


每次唱完这首《遇见》,我都需要安静几分钟。


大概人多少有点自虐倾向吧。这首歌总让我心里有点闷闷的不痛快,但越是这样,偏偏我越爱听。


什么样的不痛快呢?


像是要打喷嚏却又打不出来似的。


呸呸,这是什么破比喻,换一个。


像是面前摆了一碗绝味的狮子头,虽然本来不饿,但那种香味已经馋的人流口水;可是举起勺子要吃的时候,偏偏狮子头被人端走了。


哎呀,这个比喻怎么弄得我像个饭桶似的。再换一个。


像是满腹诗情满怀笔意,提起毛笔蘸饱了墨汁,正打算挥毫疾书,结果宣纸被抽走了。


嗯,这个比喻显得有文化一点。


……不过我其实不太懂书法,这也太假了。


我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出声来,然后又深深吸了口烟。


我以前不抽烟,三年前遇到谢晗那个变态后才第一次尝试。感觉不好也不坏,我只是很喜欢深吸一口时胸肺都被烟气充满的感觉。


我总觉得自己的生命里缺了一点什么。无法解释,无以填补。


只能聊借烟气,求得片刻虚假的充实。


幸亏我认识的人里没有医生,不然我这样的爱好非得挨骂不可。




“抽烟对心脏和肺都不好,别抽太多。”


真的有人来教训我?心想事成也不是这么成的吧?


我吓了一跳,手一抖就把烟掐灭了。


花园里光影参差,说话的人正好在光和影的交界。这样的打光配上他的鼻子眼睛嘴巴,简直像电影镜头。


多美的邂逅。可惜我不是演员,是个警察。


所以我问他:“你是医生吧?”


他承认了,然后问我怎么知道。


我有点得瑟,忍不住炫耀:“你身上有酒气和消毒水的味道,病人应该不会在这家酒店里喝酒。还有,见到别人的不健康生活习惯就不由自主地纠正,这也像是医生的职业本能。就像我看见你就忍不住推测你的职业一样——我是警察。”


他笑了笑,瞳孔在黑夜里显得格外幽深:“你的业务能力真强。”


我更得瑟了:“我还能推测出你不是个普通医生,至少也是主任级别。”


他向我靠近了一步,终于完全暴露在光线下。长得真不错,我自己就挺帅的,他不比我差。


虽然比我老。


“何以见得?”


我听他声音都有点发抖,有点摸不到头脑——不至于激动成这样吧?


“警察同志,何以见得?”他又问了我一遍。


我才反应过来,赶紧解释:“‘业务能力很强’这种新闻稿似的话,一听就不像普通医生。再说,医生喝酒的比较少,我猜你是出来应酬的。来这个级别的酒店,应该是领导吧?”


他笑了:“是啊,出来应酬。我平时不喝酒。”


“那挺好,酒喝多了会影响神经的稳定性,容易手抖。”不知为什么,我挺愿意和他聊天,“外科医生的手和钢琴家的手一样,都是重点保护对象。”


他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又把我吓了一跳。


大概是我的表情变化太明显,他立刻解释:“酒喝得有点上头,风一吹,眼睛有点难受。”


我觉得应该表示一下关心,但手机忽然开始震动,只好先接电话。小王问我怎么还不回去,背景音乐是三个汉子齐声吼《离歌》。小王必须扯着嗓子喊,我不得不把听筒拿到距离耳朵十几公分的地方,免得被震聋。


“副队,再有一首歌就是你点的《庆幸有你爱我》啦!赶紧回来!”


我赶紧答应。小王嘴碎,我要是不回去唱,他能絮叨一个星期。


挂断电话,我才发现那位仁兄一直盯着我看。我有点尴尬,于是对他笑了笑:“抱歉啊,我得回去了,朋友叫我呢。”


“等等!”我头还没转过去,他就火急火燎地叫住我,然后说,“相逢就是有缘,认识一下吧,我叫凌远。”


“李熏然。”认识一下也没什么不好。


“你的名字很好听,像夏天的风。”他微微地笑,“熏然,再见。”


……他还真自来熟。不过叫得挺好听。


笑得也挺好看。




凌远是个很好的人,相处的越久感受越强烈。


他居然是个院长。我还以为能当上院长的都是潼市第一医院老于院长那样、年邵德高的秃顶老先生呢。


他不但是个院长,还是个高瞻远瞩脚踏实地精明强干的那种领导。他在以自己的医院为试点推行医疗改革,障碍重重、误解丛生,可是他从不言弃。


这才是真正的勇者,虽千万人吾往矣。


不过我觉得他比萧峰强。萧英雄要是有凌远那么细心体贴,阿朱妹子大概就不会被死在他掌下了。


总而言之,凌远这样的人,打个比方来说,就是萱萱爱看的偶像剧或者青春小说里的那种完美男神。脾气性格技能点,什么都没得挑。


非要说有什么缺点,大概就是这位男神太忙,没空陪女主角天上地下的折腾。


谢天谢地,我也很忙,所以在我看来他依然很完美。


而且我们俩很投缘——不是平常一起玩一起拼酒那种投缘(他是肝胆科专家,非必要不喝酒),而是知己难得的那种投缘。


原因之一大概是,医生和警察都是吃苦挨骂不讨好的职业,凑到一起就格外有共同语言。


作为朋友,我俩平时见面不很频繁,毕竟都是忙起来没日没夜的劳碌命。每周能约着吃两顿饭,就算不错了。


倒是经常打电话和发微信。他比我想象的时髦得多,第二次见面就要了我的微信号,说不爱发短信,还是微信方便。


后来我一直纳闷,他又不用朋友圈,短信和微信有差别吗?


当时他一问,还没等我回答,瑶瑶就把我的微信号和手机号全报给他,然后又抢了我的手机扫描他的微信二维码,替我加了好友。


当时我们在妇产科,我是替出差的薄大神陪瑶瑶去产检的。天大地大孕妇最大,我没敢跟她争。


真是的,她着什么急啊?我又没说不给。




说来奇怪,我身边的人——特指薄大神、瑶瑶和我爸——对我和凌远的关系特别关心,而且是旁敲侧击小心翼翼那种关心。


连薄大神都关心,以及连他都转弯抹角,我简直不知道哪个更让我惊讶。


有话不能直接说吗?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说到这里我就得夸夸凌远。他在别人面前其实有点闷,心里有事不太爱明说;但对我,他可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遇见不懂事的家属啦,被上级为难啦,工作太忙胃病犯啦,他什么事都不瞒着我。


我觉得这也有我自己的功劳。在电话里听他说一句话,我就知道他今天过得顺不顺,他想瞒也瞒不住。他要是不告诉我,我就去医院找他。他们医院里的人,比如他妹妹凌欢、他损友三牛哥,我都熟,都是我的信息源。


不过说到底,还是他坦诚,我才敢这么打听——我们第一次出去吃饭,凌远就跟我聊起过他的身世,还有前妻的事。


他可真不容易。我要是早点遇见他就好了。


其实我就是顺口感叹一句——怎么可能早点遇到,我刚调来江州没多久,他又没去过潼市——但他的眼神忽然有点异样。


问他,他笑着说,现在遇见也不晚。


这大概是凌远唯一的不坦诚了。当然也可能是我捕风捉影太多疑。




江州的工作比潼市忙,闲下来时有人惦记也有人能让我惦记,时间就过得特别快。我在潼市看完勇士拿总冠军(2015年6月),然后才来了江州;似乎转眼之间,新赛季居然就开始了。


难得遇到我俩都有空的周六,凌远请我去他家看NBA,小牛打老鹰。9点半的比赛,差不多11点半结束,看完比赛正好尝尝他的手艺。


说来也怪,他怎么知道我喜欢小牛队?


看完比赛我一点胃口都没了。开季四连败,诺天王都37了,生涯恐怕没有再夺冠的机会了吧。


结果凌远进厨房以后半分钟,我的胃口就恢复了。


好香,一闻就是精心炖的排骨汤!排骨汤牛肉汤鸡汤基本是我最爱(也最擅长)做的菜,凌远这手艺这火候,绝对是高手。


事实证明,完美男神就是完美男神,滑蛋虾仁拔丝山药三杯鸡什么都好吃,吃得我把小牛队连败的事丢到九霄云外了。


吃完饭我懒得动弹,和凌远一人一罐啤酒,边喝边聊。


——嗯,伤心的球迷有要求主人陪着喝啤酒的特权,哪怕主人是肝胆外科医学专家。


我们聊起天来,向来是天上地下有什么说什么。不过就算我一向心大,听他说他是双性恋、又问我对同性婚姻平权问题的看法时,也忍不住多想了一点。


我当然支持啦。


气氛分明挺好,可是他偏偏欲言又止地看我半天,然后去厨房“切水果”了。


我心里有点小郁闷,又觉得自己总不能跟萱萱似的闹别扭,干脆歪在沙发上假装打盹。


凌远切水果切了很久,久到我差点真的睡过去。


他凑到我面前,呼吸可闻的距离。我正在犹豫要不要睁眼吓他一跳,他却忽然凑上来亲我的嘴唇。


哈?这是要偷偷表白的节奏?


然后他轻轻说:“小李,李警官,我爱你。”


居然被我猜中了。


我还没想好怎么回应,忽然觉得大脑里炸开一个烟花似的,然后意识就不受自己控制了。




我醒的时候已经躺在病房里。凌欢正在给我测体温,见我醒来又哭又笑,说他哥这两天一直在医院,不工作的时候就来陪我,没日没夜、没吃好也没睡好。


我一眼不看着,他就这样。我没遇见他的时候,他过得什么日子啊。


还好,以后有我管他了。


凌欢说,凌远主持中高层干部会议呢,估计很快就回来。


等她走了,我在床上躺的无聊,想起来他表白我还没回应,就拿起手机给他发了条微信。


“老凌,凌院长,我也爱你。”


我从没叫过他凌院长,更没叫过老凌。不过既然他叫我小李、李警官,我跟着叫两声吧——保持格式对称嘛。


三牛哥说,有生以来竟然能看到凌远丢下一屋子下属逃会,也是活久见。


嘿嘿。




不过凌远就说过那一次“我爱你”。后来不管什么时候、不论我怎么哄他闹他,他都不肯再说。


那么重要的话,说一遍就够了。他是这么解释的。


好像也有点道理。可我还是想听啊。


后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我也习惯了。他甜言蜜语的水平其实不低,但终究不脱老干部作风,不肯轻易言爱,也可以理解。说得少才显得珍贵嘛。


不过想想我居然没看见他表白时的表情,还是觉得可惜。


五周年纪念日的时候我不小心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他,他笑了笑,拿出戒指问我:“让你看我求婚的样子,可不可以弥补你的遗憾?”


……我就说他情话水平不低。


好吧,虽然我觉得他表白的时候肯定更紧张更有看头,但看在戒指的份上,勉强可以啦。




之后一个月就是瑶瑶和薄大神的女儿的五岁生日。


那个小丫头集合了父母的各种优点,玉雪可爱得像小天使,聪明伶俐又像小精灵。因为生在农历小雪那天,乳名就叫小雪。


我这辈子是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凌远也不会。我们俩都不是很遗憾,现在这样就挺好。不过自从小雪出生,我就开始考虑领养孩子。凌远完全没意见,只是暂时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我只好继续使劲宠小雪。


不是我夸口,我特别招孩子喜欢。小雪学说话时,最先学会的是“妈妈”,然后就是“李叔叔”。


不能怪我。谁让薄大神那么高冷,连逗女儿说话都不屑屈尊。


不过自从小雪三岁半上了幼儿园,她就再也不肯叫我李叔叔了。天知道现在的幼儿园天天教些什么,小雪坚决要叫我的名字,说这样才平等。


我抱着她问,要平等干什么?


“平等我就可以嫁给你啦!”


我差点笑得把她掉到地上。


小雪死死抱着我的脖子,坚决拒绝了凌远和瑶瑶想把她接过去的要求:“我要熏然抱!我要和熏然培养感情!”


瑶瑶逗她:“不想嫁给你爸爸啦?”


“不想啦,他没有熏然可爱!”


嗯,好孩子,比你妈妈眼光好!看在这份上,我决定不计较她叫我什么了!


计较也没用,大人们哄了一年多,也没哄得小雪改口。她的语言表达能力倒是一天比一天强,每次见我都换词:


“熏然,我娶你吧!”


——不对!


“熏然,你娶我吧!”“熏然,我们结婚吧!”


——这还差不多,但还是不行。


直到我和凌远戴上一样的戒指,小丫头才委委屈屈地接受了“熏然已经和凌伯伯结婚,所以不能再和你结婚”这个现实。


还是不肯叫叔叔。不叫就不叫吧,名字不就是让人叫的嘛。




今天一进门,小寿星蹦蹦跳跳扑进我怀里:“熏然,陪我玩过家家!”然后把我拉到她的玩具室,给我看她小姨送的礼物:是一套厨房玩具,锅碗瓢盆、炉灶橱柜,一应俱全。


介绍完她的新厨房,小雪又抱出一个五十厘米长的大布娃娃——是我去年送她的礼物——开始分派角色:“我是妈妈,小雨是宝宝,熏然是爸爸。”然后把“宝宝”往我面前一递,奶声奶气地埋怨,“快来抱抱咱们的宝宝呀!你是孩子他爸,要尽责任!”


这种娇嗔薄怒的语气,一听就是跟她妈妈学的。小孩子真是模仿能力强。


正好瑶瑶进屋请我喝水,闻言笑道:“哟,熏然你当爸爸了?”




我忽然一阵头晕目眩。眼前的客厅、沙发和小丫头都变成映在池塘里的倒影;水面上投进一块石头,影子随着波纹一圈圈荡开。


光线和声音都变得模糊而遥远。


好像沉入蔚蓝清澈的海水,在海底仰望天空。


天空和海是不一样的蓝,天空上有很多很多白云,每一朵都写满埋在时间裂缝里的故事。


我曾经对他说过的话。他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人生如梦,而我在梦里做了又一个梦。


幸好不是噩梦,幸好终于醒来。


睁开眼睛,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凌远。


他在六年前认识我,我却在九年前就认识了他。可我们五年前才相遇。


不过,都不重要了。


不论时间、不论缘由。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End)


--------------------------------------------------


嗯,解开催眠的关键就是“熏然你当爸爸了”(。(七七对此的评价是贱坏贱坏的23333


原因很简单啊,一般来讲,什么时候然然会听到“熏然你当爸爸了”这句话?如果那时候想起来他曾经那么爱过另一个人,什么感觉?


所以特此感谢薄大神家的小丫头。


以及那个催眠的cheating code就是然然压根不知道远哥的实际身份长相身高等等,所以只要不跟他提发短信的事,远哥该怎么追就怎么追呗。

评论

热度(164)

  1. 妖妖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2. 身过岭来如再世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
  3. 向日葵下的兔子欣桦 转载了此文字